我只是注册个账号,没别的意思

就,随便放放……

*

生气啦?摸摸头~

……没有生气

*

大概就是“荒臭着脸在庭院里生闷气,一目连对其进行神道主义关怀摸头杀”这样的一个没头没尾的场景……

*

初衷是发现模拟器里连连居然有“摸头”这个特殊动作???超级吃惊!!!OOC之魂一个没忍住就……下手了……

因为荒酱太高了连连太矮了,为了顺理成章让连连摸到荒酱的头,只好让荒酱坐在回廊(?)上惹……

是说荒酱的变色sp皮还挺好看的呢……

*

工具依旧是剧情编辑器和PS……依旧PS动刀挺多的……依旧改了人物表情……依旧胡来的日语……依旧OOC都是我的错……

(顶着锅盖跑掉了)

老福特存档

*

“对你而言,还是不要再遇见我比较好吧。”

*

基于平安奇谭1.0人类切设定的发散。不能接受1.0的旁友还请尽快避雷呢。

大概是源赖光死了,鬼切也没有逃过同生共死的命运。死去的时候,血契随之消解,让鬼切想起了作为人类的过去。这使得鬼切的内心无比混乱。他试图再见源赖光一面,可惜人鬼殊途,两个人并不是走同一条路进地府。于是经历了这样那样的曲折,最终在平安京万事屋晴明的帮助下,鬼切拦截住了准备喝孟婆汤堕入六道轮回的源赖光,并向他寻求压死恨意或爱意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故事。

*

警告:以下是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的扩写……可以跳过不看

“为什么!不可以早点告诉我……不可以坦白地告诉我……”鬼切情绪激动,声音也不自觉抬高。言语间像是在苛责,又像是在恳求。

源赖光烦他的软弱,厉声喝道:“说了能改变你因为我的疏忽而堕妖的事实吗?能改变你成为妖物后却依旧为我所用屠杀同胞的事实吗?”

“……”鬼切语塞,抿着嘴看他,似是受了万般打击,千种委屈。

源赖光放低了声音:“先前你可以因为我欺瞒你妖族的身份恨我,现在也可以因为我欺瞒你人类的过去继续恨我。我不会怪你,但我也从未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

“不……明明……说了的话……”鬼切魇在无用地假设中不能自拔,连鼻尖都开始泛红。

“哎……下辈子再还你吧……”源赖光伸手抚上鬼切的面颊。对方抬眼回望,浅浅的眼眶衔冤负屈,爱恨化身一滴泪水砸在他的手指上,当场毙命,透明的鲜血濡湿了他的虎口。

“啊,不。”他收回手,转身接过孟婆手里的小碗。“对你而言,还是不要再遇见我比较好吧。”

“赖光大人……!”顶着一对陈血般颜色鬼角的妖物脱口而出曾经的称谓,只换回了源赖光睥睨的一眼。

“祝你,从此彻底摆脱我吧。”语毕,孟婆汤便悉数流进了源赖光的喉咙。

*

感觉并没有讲清楚为什么切切会这么……软?

也没有讲清楚光哥为什么会这么……硬?

白描也,非常莫名其妙()是失败的背景交代了orz

初衷只是很喜欢摸脸这个动作所以死活都想用模拟器搞一个出来而已……加上光妈一条关于“如果切切因为血契被解开想起了他的过去而崩溃,源赖光大概会选择让他再次忘记”的微博的刺激……配上一点瞎几把搞,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东西orz

*

顺附破坏气氛的沙雕欢乐向《鬼切忘川河诘问源赖光》的全景图☆

是关于当鬼切和源赖光在坟头清账的时候,万事屋阿爸晴明、晴明的狗小白、捧着汤等了半天的地狱公务员孟婆、八卦得要死的地狱之主阎魔和为阎魔炸了新鲜爆米花的判官在干什么的沙雕图示……

*

工具依旧是剧情编辑器和PS……依旧PS动刀挺多的……依旧因为光哥在编辑器里只有一个立正待机动作所以其实光哥的手是另外截图抠出来粘上去的……依旧改了人物表情……依旧跪求高手订正的胡来的日语……依旧OOC都是我的错……这次还可能有透视bug但我弃疗了……

最后,谢谢每个看到这里的人UuU

祝大家2019万事顺利UuU

老福特存档惹

*

“主,主人?”

主人?您怎么了?”

*

官方赐我模拟器,我却用它来ry之n(没忍住又……)

大概是一个~光哥出门应酬喝高了,硬撑着形象回到家。白槿在房间等光哥准备例行交代每日见闻,结果光哥刚进房门没走两步就哐当昏床上了了,还顺带推倒拉了切来当垫背(脸)~的故事……

 

做了两个版本但取舍困难所以都放出来辽:

p1是食髓知味所以会羞羞脸红的想太多切;

p2是未经人事只觉得这样“异常”的主人很“可爱”所以忍不住笑了的快乐傻狍子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p2看起来更加y荡啊但我确实是想表现快乐傻狍子切的555

追加:

微博有小天才说可以是p1反应过来变成p2,于是做了个颜文字……

p1:咦主人为什么突然推倒我“ō//艸//ō”;
p2:哦原来主人喝醉了呀哈哈哈主人好可爱哦(:3->---)(乖乖躺平当人肉靠垫

*

工具依旧是剧情编辑器和PS……依旧PS动刀挺多的……依旧因为光哥在编辑器里只有一个待机动作所以其实光哥的手是另外截图抠出来粘上去的……依旧改了人物表情……依旧胡来的日语……依旧OOC都是我的错……

*

初衷是本着雨露均沾的精神既然之前让切切发了一次酒疯那么光哥也不能放过必须让他喝到厥过去才可以……!

老福特存个档~

*

秉着做就要做全套的精神,既然让白槿哭了,那么原始觉醒也一个不能放过……而强行凑齐的三个哭哭切……分别是:

过度思念主人喝了假酒结果哭到流鼻涕的傻白槿;

被茨木手气熏醒发现光哥其实是大猪蹄子的原始;

剁完光哥后“感到嘲讽,悲痛,以及遗憾”的觉醒……

光哥这个罪恶的爱情骗子!

*

P3的大面积血迹来源网络素材的笔刷……

哭到流鼻涕才是哭唧唧的精髓啊这个时候亲亲还会因为鼻子堵着无法呼吸而唔唔唔的品一品这精髓吧……

*

工具依旧是剧情编辑器和PS,这次PS动刀的地方还挺多的……又是画眼泪鼻涕红晕血迹……原始皮切的模型还特别不给力,眨眼并不是眨眼而是眼皮扭曲地位移一下的浑水摸鱼……导致我只能用我这双残疾的双手把他闭眼时扭曲的眼睛和眉毛给瞎几把补完……

虽然光哥只出现在文字里但确实是光切没错……

……官方赐我模拟器!我却用它来让鬼切流鼻涕!(OOC都怪我)


P1~P3大概讲的是被光哥暂时寄养(丢)在阿爸家的切切因为太过想念主人,借酒消愁,结果喝哭了。不过白槿切酒品很好,醉了也不会发酒疯说胡话,而且因为怕被人发现哭了,所以也没有抬手擦眼泪(打算就这么让眼泪鼻涕自然风干)。但是醉切会忍不住诗兴大发,于是就在许愿牌上刻诗一首,还毫不客气地挂上了阿爸家的树。结果光哥就回来啦~回来就赶紧抱一抱~的故事~

启发自 @朱雀院 凪 太太的【光切】大江山复仇计划(完结)最后幼儿园切以为自己被光哥遗弃那里~但因为这是大切了所以可以光明正大酗酒辽~酗酒了那就发一下酒疯好了~(不好)

斗胆艾特一下太太!若有打扰请多见谅!(土下座)

*

P1可能图太小了所以看不清切切的哭脸(眼泪鼻涕),所以在P4放了个面部特写(眼泪鼻涕特写)~给切切画眼泪鼻涕红晕真的好快乐……

P2许愿牌上刻的内容是猿丸大夫的和歌「奥山に 紅葉踏み分け 鳴く鹿の 声聞く時ぞ 秋は悲しき…」,网络上比较流行的翻译是“奥山秋意染红林,鸣鹿声声悲不禁。我自驻足空感慨,凭谁安慰寂寥心?”,讲的是女子相思哒……(OOC都是我的错!!!)

*

P5~P6是咳,是咸湿佬本人利用剧情编辑器偷看觉醒切裙底的一些……感想……因为觉得偷看裙底这种事实在是太猥琐了,所以打了个预警……虽然结果意外地全年龄,但还是希望大家斟酌了再看P6呢……假如接受不了偷看裙底,那就,就别看了!!!(不想看也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

*

工具依旧是剧情编辑器和PS……依旧是剧情编辑器确定整体PS微调表情和删删减减不想要的杂件和背景……

呜呜……明明官方是想让大家拿剧情编辑器来做视频的……我却只能拿来截一些奇奇怪怪的图以及偷看别人底裤……还疯狂看图说话疯狂OOC……我真是……(我が生涯に一片の悔いなし.jpg)

“鬼切,帮我整理一下头发。”
“是,主人。”

*
可能是个光哥生活能力三级残废,出门退治的时候没有家仆跟着,衣食起居便全部赖给了切~但切平时在宅子里也是被当小少爷娇生惯养的,所以就只会把头发梳顺了,编辫辫什么的切切做不到啊~然而切切就很精益求精怄气,准备回去和侍女学编辫子,搞得光哥很无奈,干脆就一天到晚披头散发了~~~的设定~~~(废话好多)

想着乖巧白槿切大概是很乐意照顾主人的类型,就让他稍微笑了笑……

光哥高这么多也不蹲一下鬼切抬手垫脚真的好辛苦

*
启发自阴阳师沉浸式嘉年华里光切coser互动之“源赖光出来梳头”。工具依旧是官方模拟器+ps,暴力微调了动作和表情和调整失败了最后干脆放弃的眼睛焦点

是说白槿切侧面完全是瓜皮发型呀,看起来就傻敷敷的,头还特别大……好吧可能只是因为切离镜头近……(道理我都懂,所以鸽子为什么这么大?)

但真可爱啊,想……

台词出自《大话西游》

真是想怎么解释都可以的无厘头台词啊,放在光切身上竟也有点点合适呢(自论)

台词大概是白槿切说的吧。说别人自己像狗什么的,真是毫无教养呢!回家是要接受管教的了!(不是)

剧情编辑器真是伟大呀……

2018.10.14新增图2,用ps暴力微调了图2和图3的人物表情。试图营造“不是很高兴赖光”“啥都不知道傻白槿切”和“再你妈的见王八羔子觉醒切”的修罗场氛围……

大概是一个“觉醒切自体分裂把傻的部分白槿“还给”赖光,以此两清,决意不再纠缠,但其实心里莫名微妙。野心家光又得到了傻刀,虽然感觉没亏到,但看着觉醒切跑路,又奇怪地不甘了起来。白槿切是个快乐的傻狍子 他啥都不知道。 ”的故事……

【授权翻译】朝黑爪头头开枪的恶果(便是被赶去睡沙发)

分级:成人向

预警:无特殊预警

分类:男男

作品:守望先锋

配对:R76

涉及角色:加布里尔·莱耶斯;杰克·莫里森;安娜·艾玛莉

附加标签:含明确成人向内容;杰克因为他惩罚加比去睡沙发的同时把自己的性生活也搭了进去而变得非常生气;傻黄甜;友情演出:沙发

授权:见链接

英文原文:见链接

简介:

“噢杰克,你究竟怎么了?总不能还在为威尼斯的事情生气吧?这都已经好几个星期了。看加布里尔每天那么努力地跟你道歉,我觉得他是真的知道错了。”

“他是因为我把他赶去睡沙发才道歉的!”杰克一脸不爽地重新把注意力拉回到数据仪上,决定不去想每晚加比被隔...

【R76R无差清水】容易留疤的熊猫血莱耶斯

-没头没尾的小片段,目标是写出甜甜的War Buddies♂的感觉,但好像失败了。

-时间设定在最初的OW小队刚刚建立的时候,杰克还没带奶,安娜只是纯狙。因为天使还没长大,所以生物治疗还没有那么高效便携的年代。

-而且当时的生物治疗液很难喝(关键设定)


原守望先锋小队作为秘密突击小队,视作战效率为第一,最初并没有配备医疗兵。

队长莱耶斯手持两把喷子打头。

副队莫里森抄着自动步枪跟上。

威尔哈姆展开护盾兜住正在换弹的两位冲锋兵。

林德霍姆敲打宝贝炮台扫射减轻后方防御的压力。

艾玛莉潜伏在远离一线战场的角落,冷枪放倒一个又一个试图阻挠守望先锋小队任务的铁皮罐子。...


R76向AO3推文

When You Are Old:

最近累得要命于是看的都是短篇爽文和以前存在手机里的文比较多……而且最最最最喜欢的两个长篇和一个短篇上次推文已经推过啦,于是可能没有那么好看,但还是属于个人蛮喜欢的文~依然口味奇怪,请注意自行避雷啊><


The Bones of You

捂脸,我承认,我特别喜欢protective!Reyes和blind!76,喜欢欺负76,所以这篇看得无比高兴……特别是第二章里的blind sex……实在是满足了我各种恶趣味的萌点_(:з」∠)_……大概讲的是Reaper离开黑爪回到守望先锋两人重归于好的故事,没完结(。...